循环经济

循环经济概念的发展历史悠久。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在学者、思想领袖和企业的带领下,循环经济在现代经济体系和工业生产过程中迅速发展并得到实际应用,逐渐形成以下通用的概念:

Cradle to Cradle 摇篮到摇篮

德国化学家Michael Braungart与美国建筑师Bill McDonough一起提出了Cradle to Cradle™ (摇篮到摇篮)理念及认证程序。这一理念将工业和商业过程中所涉及的全部材料视作两种类型的养分——生物和非生物。该理念的架构注重对产品有积极影响的有效产品设计,并通过效率减少商业的负面影响。

Braungart与McDonough从自己的专业实践出发,通过描述樱桃的生长模式,阐述了他们重新设计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樱桃树从它周围的土壤中吸取养分,使得自己花果丰硕,但并不耗竭它周围的环境资源,而是相反,用它撒落在地上的花果滋养周围的事物。这不是一种单向的从生长到消亡的线性发展模式,而是一种“从摇篮到摇篮”的循环发展模式。循环发展模式包括:

  • 消除“废弃物”这一概念。通过设计带有生命周期且不会危害人类健康和环境的产品和材料,使得这些产品和材料可以通过生物或非生物代谢而不断地重复利用。创建在使用后收集和恢复材料价值的系统。
  • 依靠可再生能源,达到效用最大化。
  • 尊重人类与生态系统,提倡多元化。通过管理水资源的使用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其质量,提倡健康的生态系统,并发展社会责任为导向的管理和利益相关者的关系。


绩效经济

1976年,建筑师兼经济学家Walter Stahel与Genevieve Reday共同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题为《用人力替代能源的可能性》的研究报告。报告描述了对于循环经济的设想,介绍了循环经济对于提供就业机会、经济竞争力、资源节约以及预防废弃物产生的影响。人们认为是Stahel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提出了“摇篮到摇篮”的说法。他提出了生产过程的“闭合环路”法则,并于1982年在日内瓦成立了产品寿命研究所,专门针对延长产品寿命、开发使用寿命较长的商品、修复以及预防废弃物产生。此外,还强调出售服务而非出售产品本身的重要性,这一理念被称作“功能服务经济”,如今也被广泛地并入到了“绩效经济”的概念中。


仿生学

《仿生学:来源于自然的创新灵感》一书的作者Janine Benuys将自己的方法定义为“一种新兴学科”,这个学科研究大自然的杰出设计,然后模仿这些设计和流程以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例如通过研究树叶以优化太阳能电池。作者认为这是“受自然界激发的创新”。仿生学的研究依赖于三个主要原则:

  • 以自然界为模型:研究自然界的模型,模仿自然界的形式、过程、系统等模式来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
  • 以自然界为衡量标准:通过生态标准判断创新的可持续性。
  • 以自然界为指导:更多地关注我们能从自然界学习并可借鉴的模式,而不是我们能从自然界提取到的资源。

工业生态学

工业生态学主要研究工业系统中流动的材料和能源。这种方法关注“工业生态系统”中运行者之间的关系,旨在创建一个可把废弃物作为投资的循环流程,从而消除副产品的概念。工业生态学采用了系统性观点,根据当地的生态制约从一开始就考虑生产过程对全球产生的潜在影响,努力使生产过程尽可能的贴近生命系统。鉴于其跨学科的特性,“工业生态学”有时也被称为“可持续科学”,其原理也可以运用到服务业中。同时“工业生态学”也强调自然资本的恢复,重视社会福祉。

蓝色经济

“蓝色经济”概念是由Ecover前首席执行官——比利时企业家Gunter Pauli所提出,是一场结合具体案例研究的开放资源运动。Pauli在递交给罗马俱乐部的一份同名报告中提出了这一概念。“利用级联系统中的可用资源,在产品报废后成为能够创造新现金流的投资”。“蓝色经济”包含21条创建原则,坚持根据地方环境以及物理或生态特性提出解决方案,强调地球重力是主要的能源来源。该报告描述了在未来的10年中能够通过100项创新创造出1亿工作岗位,提供了多个南半球国家间合作的成功案例,致力于促进项目创新与合作。

再生设计

在美国,John T. Lyle最早提出了适用于各系统(除农业外)的再生设计的理念,为循环经济架构奠定了基础。再生设计是一种基于过程导向系统理论的设计方法。“再生”一词描述恢复或更新能源和材料来源的过程,创造可持续的系统,将社会需求与自然的完整性结合起来。如今,Lyle再生研究中心设置了有关这一题目的课程。